金斧子社区
打开APP

水星价值一二级联合研究 自媒体
2021-09-26 12:00 712 阅读
【水星价值一二级联合研究】柏基投资思路-聚焦超级明星企业

正文:

有一家全球资产管理公司,位于苏格兰爱丁堡有112多年历史,但他们的洞察力却一点都不像年纪一样古老,相反充满智慧,与时俱进站的在时代的最前沿,思考的深度和交付的长期业绩都展现为强者。在投资上与行业内最强者的思维一致,才能真正理解这个行业前进的步伐。这家公司名叫Baillie Gifford ,也叫柏基投资。


一、发展历程:

1、1907 年Augustus Baillie和Carlyle Gifford合伙成立海峡抵押贷款和信托有限公司。当时福特T型汽车开始风靡美国,他们认为这将永久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他们正是把握了这一机遇,将首笔投资提供给供应汽车橡胶轮胎的英属马来亚橡胶种植园。

2、1913 年,海峡抵押贷款和信托有限公司更名为苏格兰抵押贷款和信托有限公司,苏格兰抵押贷款信托SMIT 至今仍然是他们的旗舰产品。

3、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Baillie Gifford 的客户和员工相对毫发无损。

4、1929年代,大萧条前后被称“咆哮的二十年代,Gifford 在期间找到了许多扩展公司投资业务的机会。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公司认为美国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新兴市场”,并在联合太平洋和艾奇逊、托皮卡和圣达菲等铁路公司建立了据点,最终将其 20% 的资产投资于美国。

5、1929年华尔街崩盘的前夜,可能是GIT(Baillie Gifford中国成长基金的前身)董事会最辉煌的时刻。他们对即将到来的大灾难的有着非凡预见:他们认为,证券交易的繁荣即将崩溃,在股市崩盘前已将一半以上的投资组合转为现金和英国政府证券。

6、Baillie Gifford于 1931 年接管了Monks Investment Trust和其他两家相关公司的管理。该公司继续稳步增长,现在仍在良好运作。

7、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投资环境极其恶劣,Baillie Gifford公司幸存下来了,公司的员工和客户群获得了一段时间的强劲增长。

8、 1960 年代,Baillie Gifford是新兴日本的早期投资者。

8、Baillie Gifford 在 1970 年成功代摆脱了英国经济疲软。

10、为客户管理的资产在1990 年代继续强劲增长。

11、2000 年互联网股票泡沫破灭时,Baillie Gifford遭遇挫折,他们持有的亚马逊遭遇大跌,随着投资者纷纷逃离亚马逊等公司,该公司支持杰夫·贝佐斯的愿景。正是亚马逊非凡的弹性和成功催生了该公司的“先思考,后思考,再批判”的方法。

12、2013年,在他们首次参与福特T型车改变世界的相关投资后106年, 参与新能源汽车特斯拉。2017年曾成为特斯拉的第二大股东,2020年上半年对特斯拉有所减持,但截至特斯拉2020年的半年报, BG仍位居第四大股东,七年重仓浮盈约有10倍,浮盈200亿。

13、除了特斯拉外,阿斯麦ASML、欧莱雅,爱马仕,Gucci,ILLNUMINA(

基因测序),莫德纳Moderna(mRNA治疗领域的领先者),亚马逊、谷歌、三星、台积电、阿里巴巴、腾讯、美团点评,Dliveryhero 等均是其长线投资对象, 他们投资于具有颠覆性成长特征的公司。


公司管理资产规模变动:

二、Baillie Gifford 的投资哲学

BG 认为现在无论从传统价值投资理念、科技行业变革还是地缘政治, 现在都是处于“深度转型”的的阶段,科技的力量越来越大,世界颠覆性变革愈来愈频繁,过去可以预见的事情现在已经变得非常不可预测。也就是我们提出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投资领域也急需一些全新的指导。

Baillie Gifford这家由合伙人全资拥有的投资管理公司,所有合伙人都在公司内工作,不受外界股东的干预,资金来源为养老基金,主权基金和保险基金,较长的资金期限提供了践行长 期投资理念的基础。管理层面,公司采用无限责任合伙制度,使公司合伙人的个人利益与公司 利益完全绑定,促使他们以最谨慎和负责的态度运营公司;同时保证了公司可以在不受外部股 东干扰的情况下进行长线投资决策。员工激励方面,公司没有季度业绩考核,按五年的业绩表现发放员工奖金,辅以分红激励,2020年共派发股利4846万英镑(折合约4.3亿人民币),以 鼓励长期价值创造。

公司于 1908 年在苏格兰爱丁堡成立,至今仍将总部设在该市。目前管理规模达到3230亿美金。从Baillie Gifford 的投资哲学开始来理解,可以感受他们到一些有分量的起点:

1、简单性:创建一个真正平衡的投资组合。体现在股票权益为主(上市+非上市),辅助债券和现金。BG认为股票是各类资产中创造长期回报的关键驱动品类。

2、一致性:相对集中,低换手。他们使用自己的基础研究来增加价值,优先选择创新的、不断增长的业务,不猜测短期宏观经济发展或趋势,持有债券是为股权提供平衡,避免金融圈的噪音。

3、可重复性:

在全球寻找符合其价值观的少数非凡的超级明星,由各区域负责标的研究,投资经理基于集团的知识和观点找到其中最有价值的想法,想法形成文字报告,经过严格的辩论,产生投资组合。

4、资金配置:BG 内部有一个叫PSG的组织,称为全球政策制定小组,它为Baillie Gifford的全球各区域投资团队带来了宝贵的经验和见解,并负责资产配置和整个投资组合的监督。按照75%权益投资+20%债券+5%现金。PSG可能会不时地大幅增持或减持头寸。

面对不断变化的环境,BG认为保持方法的一致性,简单性,可重复性至关重要。他们关注的是投资标的演变和和风险,而不是在一个由投机者主导的市场中毫无意义的短期表现。

对于股票:他们的重点是找出创新的、不断增长的业务。BG坚信从长远来看,股价将遵循基本面。因此,那些能够持续发展业务、显著增加盈利的公司,最终将获得最佳的股价回报。对股票的投资是对现实世界企业的投资,其前景只能经过多年的深思熟虑才能洞察。BG的能力和意愿是着眼于未来5到10年的长期视野决策,时间是一个不断增加企业差异化和优势的源泉,而市场往往不愿意等待更长时间,它们更着眼于未来几个季度。

对于债券:他们只持有一可以增加组合价值,二可以对冲股票风险品种。


三、投资策略可以简单归纳为:长期全球成长策略(Long Term Global Growth,简称LTGG),就是在全球范围内挖掘并长期投资于最具竞争力、创新性和成长效率的非凡企业,持仓周期为五年以上,获得非对称性回报即是一个成功的投资项目可以赚取许多倍收益;而一个失败的投资项目所损失的仅限于100%本金。这与格雷厄姆,巴菲特为代表以确定性为先导,保持本金不亏损的投资理念有一些不同的。但James Anderson 安德森说:“比起沃伦·巴菲特,我一直是一个更像查理·芒格的人……可以说是‘查理·芒格二号’。”,安德森还也提到,“他非常欣赏乔治·索罗斯的观点看对看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看对时赚了多少,看错时,赔了多少’,这才是对市场回报的本质的洞察”,因为LTGG策略也是包含了追求非对称性单当次高额回报。


1、长期全球成长策略LTGG策略的四个基石:

乐观主义(optimism)、长期主义(long-termism)、全球视野(a global outlook)和对成长的痴迷(an obsession with growth)是LTGG策略的四个基石理念。Baillie Gifford鼓励投资团队带着乐观主义和长期视野去发掘优质公司,并且贯彻了“先正面思考,后负面批判”的投研方法论。在BG会议的最初 20 分钟里,任何谈论某个想法的人都必须是积极的,交流会促进股票的看涨情况。一开始就说出任何批评的话,你就会被迅速护送出房间。詹姆斯.安德森认为“乐观是有回报的,只要你不担心太多细节。”

从后期投资合伙人的分享的投资失败案例来看,他们对乐观主义的反思是市场常常会过于兴奋,过于乐观以致抬高了估值。

长期主义上面要注意及时纠错,从全球视野来看,他们重点看好东方的发展。

从成长的角度要避免没有质量销售增长和没有品牌效应沉淀的增长。

2、高成长公司+分散化组合提供的反脆弱性并受益于积极的正向黑天鹅事件

纳西姆·塔勒布在《反脆弱》一书中提出了一种试错机制。在这一机制下试错成本很低,而成功回报很大,因此组合受益于积极的正向少数的极端黑天鹅事件,分散的高成长公司投资组合正是提供了这样的反脆弱机制。

BG也利用了高成长公司+分散化组合提供的反脆弱性。以SMIT基金为例,其投资组合覆盖了47家上市公司和44家非上市公司,而单个仓位的最高占比原则上不超过10%(尽管很多投资的从绝对值来看都是重仓)。今年减仓特斯拉便是因为年内上涨超过400%后仓位占比过高,因此进行了仓位被动调整。

BG的旗舰基金SMIT苏格兰抵押贷款信托,其持仓就充分体现了LTGG的哲学。其重仓股不仅遍布中美欧等主要创新中心,平均持仓周期达5至10年。失败的案例有到达80%-90%的亏损案例。比如受疫情冲击陷入困境的爱彼迎Airbnb、因油价暴跌而破产的Ultra Petroleum 下跌-99%,因没有品牌的工业品和中国产品大幅降价破产的德国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Q Cell下跌-84%,和因创始人违规而股价长期一蹶不振的Lending Club。但是,像在亚马逊上获得 100 倍的回报、在特斯拉上获得 16 倍的回报以及在拥有腾讯 31% 股份的南非企业集团 Naspers 上获得 17 倍的回报,已经远远弥补了它的不足。

上图:投资成功的公司VS 失败的公司

如Baillie Gifford合伙人Tom Slater认为,如果能投资成功一两家那些长期驱动市场的杰出公司,那么就可以弥补有些避之不及的错误。

3、SMIT2020年报公布的前10大持股:

这一投资策略过去十六年投资年化回报为12.38%/年,高于MSCI全球指数(6.75%/年)和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价(6.99%/年)。这对3000亿美元规模的投资是了不起的成就!


四、卖出

BG的投资合伙人Mark Urquhart说“作为一个投资者,必须时刻对正确的退出时机保持开放的心态” 。

1、行业背景的不利变化。

2、公司竞争地位的恶化。

3、对管理失去信心,比如减持亚马逊因为贝索斯辞任CEO。

4、组合占比太高,比如减持特斯拉因为股价上涨太快,占组合比例过高。

Jams Anderson 2021年的巴伦圆桌会议上谈及特斯拉的减持和卖出原则提出了他的看法:“ 这主要是因为客户有风险指南,限制其投资组合中任何一种股票的百分比。除了这些指导方针,你该如何决定卖出一个股票?我们的看法是试图有一个严格上行概率的调整,然后我们对持股进行排名,我们试图形成对未来五到十年能够上行的看法,并保持相当严格的纪律来看这件事情。"

同时Jams Anderson也强调股票投资的回报是不对称的,不卖出股票的好处几乎是无限的,而坏处自然是有上限的。诚然,对投资人来说,获利了结可能是非常错误的。这就是为什么说这么多投资都是错误的。遗憾的是,作为一个行 业,专业机构的基金经理很少尝试为投资者做正确的投资决策。大多数惯例和惯例的存在都是为了服务、保护和丰富投资经理的利益而非投资者的利益。


五、定位-“真正的投资者”(Actual Investor)

在考虑股票,公司和投资人关系上,BG定义自己为“真正的投资者”(Actual Investor)。

“真正的投资者”是以十年为单位来考虑投资的;“真正的投资者”建立的不仅是一种证券组合,更是一种与企业家的关系;“真正的投资者”展望的是将来,而非回顾过去;“真正的投资者”,追寻的公司都是在未来世界中谋求一席之地,鼓励这些公司适应变化、引领创新、改变世界,而不是仅仅追求更好看的短期财务报表。

归纳一下:在Baillie Gifford看来,真正的投资就是 长期投资于最具竞争力、创新性和成长效率的极少数优质企业,并取得超额回报。

六、詹姆斯.安德森James Andreson 过去20年Baillie Gifford的旗舰产品SMIT管理者

(一)背景:

詹姆斯.安德森James Andreson毕业于牛津大学历史系,在意大利和加拿大完成研究生学习后,于1982年获得国际事务硕士学位。毕业后一年1983,他加入Baillie Gifford,一干就是40年,在1987年成为合伙人。安德森于2000年开始管理苏格兰抵押贷款SMIT,20年间为股东带来了约15倍的回报。

他领导了该公司的欧洲团队的发展,共同制定了其长期全球增长战略。安德森在21世纪初看到了技术变革的可能,并全心全意地支持它。

从2003年到两年前,安德森还曾担任国际成长投资组合建设小组(international growth portfolio construction group)的主席,开创了该公司对非上市公司的投资。

如今,现年61岁的安德森将于2022年4月30日从该公司退休,并辞去SMT经理一职。


(二)詹姆斯.安德森的一些观点:通过阅读安德森给投资者的信而梳理的。

1、始终如一的认为大部分股票市场财富是由极少数高成长性的公司长期增长带来的,好的公司上涨带来的收益远远超过潜在的损失。


2、股票投资总体上值得参与是因为有一些为数不多的超级明星公司存在,否则大部分股票连长期国债都跑不赢。

在2018年的投资者信中提到,他谈到这样的观点来源于近几年堪称最重要的研究之一,来自美国Arizona州立大学的Hendrik Bessembinder教授,他严谨的分析了自1926年-2016年25332家公司,并将数据更新到2019年,他的论文《1926年至2019年美国公开股票市场的财富创造》得出一些重要的结论值得我们留意:

A)在1926年至2019年间投资美国公开股票市场的股东获得了超过47.83万亿美元的财富增长。其中科技股创造了9万亿美元的财富,占总财富的18.99%,是所有行业中最大的。金融公司占总净财富创造的15.22%,其次是制造业公司,占12.49%,医疗和制药公司,占9.79%。

B)从长远来看,大多数股票投资导致的是财富减少而不是增加。股东总财富创造是集中的在少数几只表现良好的股票中。

C)随着时间的推移,股市财富创造集中在几家公司的程度有所增加,最近三年尤其强劲, 科技公司创造了最多的财富,五家公司苹果、微软、亚马逊、Alphabet和Facebook 产生了股市财富创造的22.1%。电信、能源和医疗保健/制药公司创造的财富相对于它们在市场上的普及程度更多,但从长期来看,科技股作为一个整体并不是表现最可靠的,科技股在经济低迷时期的贡献是负的。

所有投资者应该意识到,长期的股票市场财富创造历来集中在少数几家公司,近年来集中的程度增加了。没有理由认为未来的财富创造结果不会高度集中。

Hendrik Bessembinder教授还发现:

D)与通过其他的资产增长方式相比,例如新发行的股权净额或通过合并收购资产,内生增长是成功的重要因素;

E)高额研发支出是成功的重要预兆;

F)之前十年的价值大幅缩水的公司,在接下来十年内成为大赢家的机会更高。

James anderson 认为为全球看创造净财富的企业仅占企业总量的 1%。而 其余 99%的公司,事实上,在很大程度上分散了投资人赚钱的注意力。因此,金融业推崇的股票回报正态分布这是一个虚构的错误假设并且流行了很多年。

4、投资成功就是应该努力找出这些超级明星公司, 因为其他的都不重要。投资是一场走向极端的游戏。

(三)与这些理念匹配的投资行为是什么?

1、他需要找出我们这个时代能所拥有的最具价值、最有意义的机会,就是了解在我们这个时代,一 家有前途的公司能发展到多大、多强、有怎样的竞争力。这里对成功的想象也变得是至关重要, 持续反复的进行想象是必要的。 谷歌背后的风险资本家Michael Moritz曾说,“投资中,没有什么比能把握一家真正伟大的公司有多伟大更难的了”。毕竟,亚马逊(Amazon)可能不仅仅是一家在线书店, 斯拉(Tesla)也可能不仅是一家高档电动汽车公司,腾讯可能不仅仅是游戏公司,社交平台.....这些都需要想象力,你需要有至少理解网络效应,协同效应,摩尔定律,莱特定律支撑来想象,甚至超越它们,心量广大,犹如虚空!

2、一旦发现这些标的,他还需要超长期的持有以获得这些非凡公司的股价的长期复利增长,避免中途下车导致复利的中断。Bessembinder教授明确指出,“真正重要的是超级巨星公司股价的长期复利增长。”

为了实现这一点,第一层当事情不顺利遇到问题时的耐心,需要承受市场固有的大幅波动,一路上要接受传统意义上的失败和忍受嘲笑的勇气很变得更加重要。因为即使是超级好公司,发展进程也很少是直线的。BG有许多最成功的持股都有过数次超过 40% 的下跌。蔚来汽车曾一度从高点地下跌 85%,其实重要的是,不要让波动性把你从一家超级明星公司赶出去。

第二层当事情进展顺利的时候的坚持,毕竟,超级明星公司的意 义在于它们可以上涨 5倍,然后再上涨 5 倍。如果你在股价仅仅翻倍后抛售股票,自卖 自乐,拿回自己的利润,你就破坏了从一开始就确定具有极高回报潜力的公司的整个意 义。

这归根到底你要有充分的耐心的性格特征而非智力,但这种耐心也可以曲折的表达它是一种基于有长远眼光的洞察力,包容性和甚深的智慧。

3、同一件事情的另一面,这就引出对他们需要当前金融界传统“智慧”进行激烈的批评和否定,BG认为摆脱金融机构固有思想的毒害困难的,但又是很重要的:

它们包括:

a)对金融领域固有的喧闹,噪音,短视要进行彻底的回避。

b)对短期股价的预测,业绩的汇报也是毫无意义的,必须放弃这些消耗转而关注更有意义的本质上面。BG 旗下的SMIT 信托是一家公司不汇报半年度业绩产品。如果我们要实现回报最大化,就需要放弃预测中隐含的过度傲慢。毕竟,十几年前对亚马逊的预测,最有可能的会发生的是他会失败。这个预测是理性分析,但这个预测并不是一个好的对概率调整收益的评估结果。

c)对追求确定性也进行力无情的批判。确定性是一种诱惑。世界太复杂、太 不稳定、太充满意外,无法对有意义的事情做出及时的预测。James Anderson谈到: “试图做到“正确”是良好投资的敌人,更有价值的方法是:持怀疑态度,让投资组合成为潜在 “正面黑天鹅”的受益者。 ” 这是从侧面说明投资组合中建立低成本试错的必要性,同时必须把重点放发现超级明星公司的和一旦发现就要超长期持有的用功上面。

上图过去10年SMIT 持股

这一系列底层思想的改变,他们的行为特征恰如如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所说的是:“将更多时间投入学习和思考的习惯,而不是付诸行动,这并非偶然。” 随着时间的推移,学习和思想的进步,我们偶尔会调整我们的视野。


4、我们必须重新回答好的投资主意从哪里来?

好的想法主要来自于冲击,和有才华的人有足够空间和时间的交流。我们与有才华的人相处时间越多,我们就越能倾听和学习。这比我们自说自话的要 好得多。

从公开信息能够发现,BG有这样一些研究路线:

a) 研究的重心应该是建立一个非常大,非常长期的研究计划,专门用于接触学术界,科学界和少量天才的机会。他们的洞察力很少有效地融入市场,却可以提供实质性的信息优势。

b) 与大学研究合作。比如剑桥大学的勒沃胡姆中心形成伙伴关系,这个项目旨在探索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技术在短期和长期中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与兰开斯特大学环境中心Mike Berners-Lee教授展开投资组合碳效率研究等,他们始终与最优秀的大脑交流。

c)赞助非小说类书籍的Baillie Gifford 文学奖,研究新的哲学思想,并授予遗传学和计算生物学的大学教授席位。

d)从投资行业以外的一些善于思考的人士那里获悉观点,他们是没有动机去支持投资管理的神话。相反, 他们处理的是可观察到的事实,而不是专业投资机构所钟爱的自私自利的咒语。

e) 与一流的企业家对话。通过努力建立耐心,建设性和重要股东的形象。公司喜欢让BG成为股东。最终,Baillie Gifford 在成为股东中受益,保持与一流的企业家真实有效的定期对话。

投资是追究极致的过程,它依赖于对奇特但绝妙主意的包容。可以肯定的是,大多数情况下,投资是一项单独的任务,孤独感比社交能力更重要。尽量减少与金融世界、尤其是主要金融中心和机构的不加思考的接触。

5、关于集中投资的思考:

如果我们根据事实,把焦点放在超级明星公司身上,认为它们是长期股权回报中唯一真正的价值创造者,那么我们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投资组合需要完全不同地构建,鉴于超级巨星公司的定义是非常罕见的,这使得集中投资成为一个合乎逻辑的做法。

我们应该回到 2020 年初的开幕和对话。从那时起特斯拉的进步就表明,我们仅仅持股是错误的。我们应该加仓很多。当然,这表明一个人永远无法确定未来。只有通过像这里提到的那些聪明的头脑,我们才能开始掌握什么行动和方法可能对我们的投资 人最有利。这不仅适用于与学者和科学家建立关系,也适用于与企业远见者建立关系。这是一个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交谈的机会,聆听他的雄心和愿景,让他清楚地认识到, 尽管还不确定,公司有可能实现极端的发展。

6、关于社会价值:许多资产投资者正处于十字路口。他们选择的方向是向能解决低碳经济问题过渡,现在不走低碳转型道路,将导致2030年代及以后投资前景黯淡得多。我们将ESG 的研究整合到自下而上的投资哲学和过程中。

对于长期投资者而言,社会和客户的强烈反对会损害投资回报。LTGG策略下的许多标的是公众视野中的大公司,承受不起陷入困境的麻烦,他们必须将自己定义为有示范效应的领导者。

Mike Berners-Lee教授就职于兰开斯特大学环境中心,撰写过几本气候变化所带来影响的书籍,并负责一些项目的碳评估。他的目标是“将人类适应时代所需的一切统统概括起来”。这是BG对LTGG投资组合的要求和期望。

尽管许多技术旨在使我们的生活更轻松,但“隐性”摩擦正在累积。对于未来十年内的不同股票,BG在思考应该考虑哪些重大的环境风险?

如Jams Anderson讲“ 我们也花了很长时间思考如何让客户通过拥有我们的投资组合来创造社会价值。我们的结论是,举个例子如果没有我们客户早期长期稳定的资金进入特斯拉并且不动摇,特斯拉可能不会取得今天的成就。我们试图理解我们的这些投资组合,它们积极的社会贡献是如何能够增强它们的持久性?以及它们的增长的负面影响是否会削弱这种持久性?”

7、关于高估值:

公司的价值就是未来所有现金流的价值。在大多数情况下,由于公司增长潜力是如此之大,导致对我们而言未来5年或10年内公司的发展潜力比近期的收益更为重要。

因为如果你把股票回报的集中性和指数级增长考虑在内,你会发现,你说得那个高的不可思议的价格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思议的低。但如果你继续追踪这些股票背后的企业,我想你可以看到他们自己的网络和技术对他们十分有利,他们也有令人印象深刻的领导文化,公司内部的管理层愿意为长期发展投资。

詹姆斯.安德森说“我认为这真的很重要,还有另一层,我认为这也许更重要,但更难传达。我觉得造成这个局面是因为人们不愿意花时间去想未来会发生什么。 他们缺乏想象力。”


七、下一个亚马逊在哪里?下一个特斯拉又是谁?

詹姆斯.安德森给投资者的信中他谈到:“具体的对投资判断的影响可能是模糊、不精准的。但只要记住指数增长的模式,投资者就会对个人电脑、电子游戏、手机、互联网和电子商务,新能源,基因编辑等打开眼界。”

1、摩尔定律的下一个阶段

我们知道摩尔定律还有 10 -15年,人类的算力要提升60倍,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什么东西会变得更好更便宜? 什么成果将成为可能? 第一个要说的是,对于那些等待并祈祷回归均值的人来说,等待摩尔定律在下一个十年“回归价值”可能性不太大。传统的投资方式将是逆势而投。均值回归不可能使得传统零售商赶上新兴科技巨头,传统零售商的估值将随着亚马逊等互联网巨头的发展而暴跌。

考虑到摩尔定律带来改变的最明显目标是大数据、机器学习、物联网和人工智能,传统方式就变得更具挑战性。考虑到主要的科技公司拥有最多的数据, 那么它们的领导地位,甚至说是主导地位,会得到加强。他们可能的活动领域似乎拓宽了,寿命也延长了。

上图摩尔定律揭示的每24个月性能提升翻倍。


2、医疗健康

所有的通货膨胀都将来自医疗健康,但这些都是过去的趋势。转型的潜力已经不再是预言。

准确地说,2017 年被视为标志着医疗新时代开始的一年。基因组学,免疫疗法以及相关基因疗法和编辑技术的结合,现已有了临床数据并获得了许可,从而使几种罕见疾病和越来越多的癌症有了治愈方法,基因组学超指数级发展,这不仅 带来了技术指数级的进步,还将医疗健康引入了通货紧缩的世界。

3、新能源

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每个阶段都需要一个能源供应的新时代。伟大的伊恩·莫里斯总结道,“能源获取决定了价值”。在我们看来几乎是无可避免的是,化石能源的时代将要结束了。我们不能精确地告诉任何人化石能源时代何时会结束。这当然也不 意味着任何政治或经济事件是碳氢化合物具备定价能力的最后一次欢呼。

除了极短期视角,以下表述是大概率的:可再生能源价格的持续下跌令人信服,而可再生能源的装机容量的增长又如此迅猛,这让国际能源署(IEA)等传统预测机构感到非常尴尬。


八、心理调整

对乐观表示深深的怀疑在生活中是很正常的,在投资领域是如此,对于中国更是如此。下一个超级大国很少受欢迎。

潜在的彻底重塑的转折点,可能发生的情况将要求我们建立一套新的心理模型。目前,我们可以称之为"深度转型(Deep Transition)",它扰乱了我们传统模式。

当“深度转型”进入到更大更广的领域,这只会对市场影响更大。从零售业和新闻业的崩塌到石油巨头的末日,对于传统的保健业以及动作迟缓的银行业与保险业,行业被打乱重塑不过就在未来十到二十年。

几乎可以肯定,未来的时代将依赖于许多新能源的大规模采用,以及转变为 人工智能的机器学习。在政府的支持和广泛的民意支持下,这两件事在中国都将容易得多。

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在 2012 年有先见之明地写道:“中国作为一个全球大国的崛起使一切都相对化了。西方习惯于认为世界就是它的世界;国际社会就是它的社会, 国际机构就是它的机构,普世价值就是它的价值,这种情况将不复存在。中国是全球经济、投资者以及迫切需 要的深度转型的希望。

通过初步探索BG的投资思路后,我的第一感受BG 在过去一个多世纪经历了各种危机中展现了前瞻的智慧和及时的行动,在过去20年年中,他们能在早期发掘,呈现,认识,理解,领悟,买入,陪伴,持有并动态平衡这些顶级优秀的公司 ,如亚马逊、特斯拉、腾讯这些公司,这个过程是及其困难的,但这些公司现直到今天也是稀缺的,未来的它们在哪里?如何找到它们?或许对人类未来的关怀,强烈的好奇心,实践的勇气以及耐心和长期视野必不可少,更需要对人性洞察深刻的智慧。

元海

2021.9.6 ,于江西九江庐山


特别感谢2021年9月5日易阳平先生在庐山主办的“皇冠上明珠投资交流会”,本文根据会上当时的发言稿完善成此文。


来源: 元海 元海空间

免责声明:本文系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转载众多,无法确认真正原始作者,故仅标明转载来源。本文所用图片、文字如涉及作品版权问题,请第一时间告知,我们将根据您提供的证明材料确认版权并按国家标准立即删除内容!本文内容为原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

私募每日复盘
28分钟前
356 阅读
0 评论
【20211027】A股收跌:沪指跌近1%,绿电板块逆市大涨

金融头条
2小时前
687 阅读
0 评论
字节跳动,刚做完“清华系LP”,就投了清华学霸的公司

新闻早报
12小时前
402 阅读
0 评论
【第816期早报|10.27】发改委7天连发14文遏制“煤超疯”
招商局创投注资,买私募上金斧子